一本非常温柔感人的书:Peter Hessler《The Buried》

断断续续花了10天读完了何伟的这本新书。在他和老婆离开中国后,在美国生了一对双胞胎,然后举家来到埃及。他们于2011年10月来到埃及开罗,此时正是阿拉伯之春会后10个月。何伟这本书记录了他在埃及的五年,其中见证了从阿拉伯之春之后对未来一片乐观的态度,到整个革命破产,最终社会转向愈加无秩序的集权主义。在这个大的社会背景之下,何伟以三个人物贯穿整本书:他住的小区收垃圾的Sayyid和Sayyid的妻儿的故事,他的男同性恋翻译Manu的故事,以及他和老婆的阿拉伯语老师Rifaat的故事。何伟的语言流畅而简洁,非常会讲故事。一整本书读下来人物跃然纸上,也让读者很牵挂这些人物之后的人生故事。除了这三个主要人物之外,何伟还写了很多他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人,有穆斯林兄弟会的人,有埃及的政客,县领导,有在埃及卖内衣的江浙派商人。这些人物都令人留下深刻印象。

Continue reading “一本非常温柔感人的书:Peter Hessler《The Buried》”

博物馆政治学:野島剛 《兩個故宮的離合》

2014年3月到9月,皇家安大略博物馆(ROM)举办了为期半年的故宫展:The Forbidden City: Inside the Court of China’s Emperors。当时我正好在上一门中国艺术的survey课程,老师就带着我们去这个展,最后的作业也要求写一个展览中的展品。这引起了我对故宫的兴趣,后来陆续看过NHK拍的台北故宫的纪录片,以及读过那志良的一些回忆录,对于台北故宫中文物的命运又引起了我的好奇。

Continue reading “博物馆政治学:野島剛 《兩個故宮的離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