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GBT现代版俄狄浦斯:Daisy Johnson《Everything Under》

这本小说虽然是现代改写版本俄狄浦斯神话,但小说原创度非常高,从语言到写作手法都很令人称赞,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语言优美像诗一样,叙事手法变幻多端,多角度多面镜式地随意变换人称,I, You, She, He自由转换。一开始会让读者有一种进入万花筒的阅读体验,作为长篇出道小说来说,这本书还是值得一读的。

Continue reading “LGBT现代版俄狄浦斯:Daisy Johnson《Everything Under》”

“拯救”公共图书馆:Ali Smith《Public library and other stories》

虽然阿莉·史密斯的很多书已经被翻译成中文版,但她在国内似乎并不很火。最近她正在创作的四季四部曲系列(今年4月英文版出到第三部)其中第一本《秋》刚刚在国内出版。我是跟着读了她的这个四季系列认识并喜欢上她。于是这周读完了她之前的一本短篇小说集《Public library and other stories》

Continue reading ““拯救”公共图书馆:Ali Smith《Public library and other stories》”

2019年上半年读书总结推荐

2019年已经过了一半,时间过的太快几乎没有实感。留下的唯有几本书罢了。于是读书似乎成为类似远古人结绳记日一样:我度过的不是一日两日,而是一本书的时间,两本书的时间……这么看来,19年到目前为止一共度过了39本书的时间。这些时间里有好有坏, 有另人心喜感动,也有无聊乏味的。以下是个人的回忆,回顾一下在这39本书的时间中,那些美好愉快的部分(有中文版的书会标注中文版书名)。

Continue reading “2019年上半年读书总结推荐”

【201906主题阅读】No One Is Too Small to Make A Difference

【201906主题阅读】女性作家/学者写的非虚构类:6月大家一起来读一些女性作家学者写的非虚构。可以是历史政治经济,可以是散文随笔,可以是采访报道,可以是游记回忆录。

Continue reading “【201906主题阅读】No One Is Too Small to Make A Difference”

简洁的经济学入门:Yanis Varoufakis《Talking to My Daughter About the Economy: A Brief History of Capitalism》

一本简洁的经济学入门,适合所有没有经济学基础,想简单了解经济学原理的读者。

作者Yanis Varoufakis是希腊的经济学家,前任希腊财政部长。他曾经出过好几本书关于希腊经济,欧洲经济,美国经济问题的书。在这一本小册子中,他用简单的语言,深入浅出地给他的女儿讲解了最基础的经济学原理。因此语言简单,也避免用专业词语和例如“资本主义”这类大词。

Continue reading “简洁的经济学入门:Yanis Varoufakis《Talking to My Daughter About the Economy: A Brief History of Capitalism》”

四部曲渐入佳境的第三本:Ali Smith《Spring》

年度最佳小说。引用一下编辑的非常贴切的小说总结:

What unites Katherine Mansfield, Charlie Chaplin, Shakespeare, Rilke, Beethoven, Brexit, the present, the past, the north, the south, the east, the west, a man mourning lost times, a woman trapped in modern times? Spring. The great connective. With an eye to the migrancy of story over time and riffing on Pericles, Ali Smith tells the tale of an impossible time.

Continue reading “四部曲渐入佳境的第三本:Ali Smith《Spring》”

いままでのこと(或许是一份书单?)

因为豆瓣经常换号,所以总会丢失一些友邻,最近一段时间找回来几个以前的友邻,他们都会对我说,觉得我比以前左多了。即便是现实中,我认为在政治光谱上大家距离不是很远的朋友,也会说我很左。这就让我很想梳理一下自己的政治立场。

曾经作为一个一直在象牙塔里生活的人,对现实政治并没有什么兴趣(即使现在也没有太多热情),但在一个北美综合大学接受了好多年的人文科学教育,又是在一个学术上比较左派的系里读书,接受从后殖民到后现代的批判理论,也就比较很容易地接触到资本主义批判和女权主义这一套。

Continue reading “いままでのこと(或许是一份书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