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非常温柔感人的书:Peter Hessler《The Buried》

断断续续花了10天读完了何伟的这本新书。在他和老婆离开中国后,在美国生了一对双胞胎,然后举家来到埃及。他们于2011年10月来到埃及开罗,此时正是阿拉伯之春会后10个月。何伟这本书记录了他在埃及的五年,其中见证了从阿拉伯之春之后对未来一片乐观的态度,到整个革命破产,最终社会转向愈加无秩序的集权主义。在这个大的社会背景之下,何伟以三个人物贯穿整本书:他住的小区收垃圾的Sayyid和Sayyid的妻儿的故事,他的男同性恋翻译Manu的故事,以及他和老婆的阿拉伯语老师Rifaat的故事。何伟的语言流畅而简洁,非常会讲故事。一整本书读下来人物跃然纸上,也让读者很牵挂这些人物之后的人生故事。除了这三个主要人物之外,何伟还写了很多他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人,有穆斯林兄弟会的人,有埃及的政客,县领导,有在埃及卖内衣的江浙派商人。这些人物都令人留下深刻印象。

何伟对整个埃及社会革命后这5年的变迁也有一些自己的看法,并且他很喜欢对比中国和埃及的语言习俗和政治风貌,印象很深的是他说,和中国那个有组织性的集//权//主义相比,埃及这种毫无秩序的集//权//主义可能更可怕。还有他也对比曾经学中文和现在学埃及阿拉伯的不同,语言和文化的不同,这些让中国读者读起来会觉得很亲切。另外觉得何伟区别于其他美国非虚构记者作家最好的一点在于他的立场和眼光,他相对比较中立,但又有自己的立场,但这个立场不是偏向西方人看非西方国家那种猎奇,觉得要去掉这个猎奇真的不容易,所以读他的书就觉得很舒服,很有趣。但即使是如此表面上“中立”的何伟,在谈到埃及社会男女极其不平等的时候还是流露出忧虑。他甚至说革命失败的一个愿意就是没有考虑到妇女和年轻人。在书的最后,他很直白地指出,埃及的妇女无法自己觉得自己的身份,相反:

no woman could be comfortable with some essential identity that she had determined for herself. Instead, she had to accept the judgments of the men around her, shifting her dress and behaviour according to whoever they might be: husband, close relative, distant relative, friend of husband, neighbour, man on the street.

而书中充满了这些“传统”和“现代”的冲撞,人物充满了多面性,复杂性甚至相反性。我觉得他写政治可能比较一般,但对于社会和人物的把握实在太厉害,而且他的立场也太厉害,没有优越感,温暖友善充满人物关怀。最后的最后,随着埃及政治局势愈加紧张,何伟想到自己的妻儿,不得不选择离开。而书中让读者喜爱的人物们的结局也让读者心碎,想想还留在埃及的Sayyid的孩子们,真心希望这些孩子们能够平安健康地成长。

One thought on “一本非常温柔感人的书:Peter Hessler《The Buri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