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世界上的很多事情我们都漠不关心:丹尼尔·查莫维茨《植物知道生命的答案》

对世界上的很多事情我们都漠不关心,而我们甚至都不会去想这个问题。我们有太多时期要操心,小到生活琐事,大到赚钱糊口。或者有些人还要考虑考虑国家大事,国际局势。又或者要读那些读不懂的书,思考高深莫测的问题。有时候我们觉得已经对这个世界太了解,对自己的生活了如指掌,但其实,我们对很多事情都毫不知情,比如家门口那片草坪,那颗树,那些花。你不需要知道它们的名字,更谈不上习性。它们兀自地在哪里,好像有一百万年那么久,却无人问津。或者基于一些常识,你能分辨出那是松树,那是杨树,春天是蒲公英的季节,夏天玫瑰盛开。但那又怎么样呢?植物们与我们的生活毫无关系,了解它们对我们也没有任何好处。在不同的时节它们给我们提供感觉上的享受,比如那一片新绿,又或是花香。这就是他们对我们唯一有用的地方。

Continue reading “对世界上的很多事情我们都漠不关心:丹尼尔·查莫维茨《植物知道生命的答案》”

错乱的时间与记忆:高桥哲哉《战后责任论》

2000年后的日本电影中,大概没有哪一部片子,能如2005年的《永远的三丁目的夕阳》一样能描绘出现代日本人心目中的战后奋斗史。电影选取昭和33年(1958年)东京的三丁目为舞台,以街坊邻里之间的冷暖人生,来反应日本战后物资贫乏之时人们之间的美好感情与奋斗。这并非一部历史片,毋宁说是一部对所谓美好的旧时光意淫般的乡愁。片中有最明显的两个意象:夕阳与东京塔,可谓直白地反映出电影的主题。电影的最后(必定是大团圆的结局),所有主要角色都映照在灿烂的夕阳下,夕阳映红了他们的脸庞,使得画面呈现出一种柔和幸福的红光,这无疑象征着这个贫乏的战后时代的完结。于此相对照的,是新建成的东京塔——新时代开始的象征。导演山崎贵以此片成名,他擅长讲故事和煽情,是个成功的商业片导演。这部片子也在日本大获成功,之后相继出了两个续集,很意外地也都非常成功。

Continue reading “错乱的时间与记忆:高桥哲哉《战后责任论》”

向死而生的福柯:詹姆斯·米勒《福柯的生死爱欲》

读人文学科的学生对福柯并不会陌生。我还记得大二的一节必修理论课上,第一节课教授就让我们读福柯的那一篇名作:“nietzsche genealogy history”(尼采、谱系学、历史)。一学期我们都被福柯、后现代与后殖民的理论弄得晕头转向。朋友跟我抱怨,“后现代到底是什么啊?!说来说去什么都是假的,没有“真实”的存在,我还是喜欢“现代”啊!” 到了大四另外一节课上,还有印度小哥跟我抱怨,“为什么都是福柯!” 是啊,为什么都是福柯?

Continue reading “向死而生的福柯:詹姆斯·米勒《福柯的生死爱欲》”

女生之间的友谊:柚木麻子《終点のあの子》

“女生之间是否有真正的友谊?”这本是一个不答字明的问题——当然有了。但是在文学中,描写女性之间的友谊与微妙关系的小说并不常见。相对于男性友谊的互相忠诚或背叛,女性的友谊是没有多少丰富的语言可以描述的,是不被言说的。

Continue reading “女生之间的友谊:柚木麻子《終点のあの子》”

博物馆政治学:野島剛 《兩個故宮的離合》

2014年3月到9月,皇家安大略博物馆(ROM)举办了为期半年的故宫展:The Forbidden City: Inside the Court of China’s Emperors。当时我正好在上一门中国艺术的survey课程,老师就带着我们去这个展,最后的作业也要求写一个展览中的展品。这引起了我对故宫的兴趣,后来陆续看过NHK拍的台北故宫的纪录片,以及读过那志良的一些回忆录,对于台北故宫中文物的命运又引起了我的好奇。

Continue reading “博物馆政治学:野島剛 《兩個故宮的離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