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中的声音,不在中的存在:塩田千春的艺术世界

2015年4月末我去华盛顿,在Arthur M. Sackler Gallery看到塩田千春的装置作品Dialogue from DNA(图1)。这是塩田千春特意在Sackler Gallery布置的一个装置艺术,展示时间为2014年8月到2015年6月,所以我碰巧有幸看到了这个作品。在大厅的角落散布着100~200只旧鞋子,大部分鞋子上附带这一张纸片,纸片上写着这个鞋子的所有者与鞋子的记忆(http://www.asia.si.edu/shiota/map.asp)。有的鞋子是所有人结婚时候母亲给她的礼物,有的鞋子是童年玩耍时候一直在穿的,有的鞋子的所有者已不在人世……每一支承载着记忆的鞋子,被一根红色的线拴住,100多条红色的线汇集在墙角的一个点上。远远看去红灿灿一片,颇为壮观。走进了再看,那些红色的线的另一头,似乎延伸到看不见的彼岸,那死亡的一边。使得整个作品充满诡异的不安和焦虑。这个作品让我知道了塩田千春,并喜欢上她。装置艺术的一个作用,是能创造出一种新鲜的,异于日常的空间,让置于其中的观看者通过身体的感受,产生一种新的经验。所以我很想弄清楚,当我有幸面对塩田千春的Dialogue from DNA时,那种通过身体在内心中孕育而生的一种新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于是回到多伦多后,我在图书馆借来了这本2011年塩田千春的展览集(exhibition catalogue)《Chiaru Shiota: Exhibition Chiharu Shiota – Memory of Books》,但一直拖到今天在看完了它。 Continue reading “沉默中的声音,不在中的存在:塩田千春的艺术世界”

你有没有得厌女症? 上野千鶴子《女ぎらい》

今年1月上海三联出了上野千鹤子这本书的中文版《厌女》,6月底得知这本书,于是立即在日亚买了日文版,2周后收到便迫不及待地读了起来。

Continue reading “你有没有得厌女症? 上野千鶴子《女ぎら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