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春:《四喜忧国》

好几年没读小说了,今年夏天渐渐重新开始读,于是得出一个歪理,对于没接触过的作家,先读其短篇,若觉得对胃口,再读其长篇,大概都不会太差。最近对华语文学特别感兴趣,误打误撞从张大春入手,先翻了他的《聆听父亲》,觉得他的文字功底和叙述能力很强,但是那本书我不怎么喜欢,读了一半就不想读,然后开始读他的小说,就是这本短篇小说集《四喜忧国》。 Continue reading “张大春:《四喜忧国》”

钱存训《中国纸和印刷文化史》

本书要旨中,作者指出,虽然这本中国纸和印刷术的通论,但也试图解释三个问题:第一,“为什么造纸术和印刷术在中国发明,而不是在西方或其他文明古国最早出现?” 第二,“虽然发明的技术条件在东方和西方都同时存在,而西方对二者的应用却落后很久?” 最后,“纸和印刷在西方的出现,引起整个社会、政治和文化上的激烈变动。这二者在中国文化中的地位和功能,以及在学术和社会上所产生的作用和影响,有什么相同或不同?” 在如今的文化研究领域,这类问题已经没有人再提出了,因此读到这三个问题未免觉得很是奇怪。翻了前言,其中说明这本书是《中国科技史》中《纸和印刷》分册英文本的第三部中文译本,而这作者于1972年动笔开始写相关文章,后来在82年扩成成书。故而可以理解其研究问题之落后的原因了。正如作者在绪论后半部分所说,现如今的文化研究下的书籍史印刷史已经转向印刷术对社会变迁有怎样的功能(这个问题已经比较老了,不过我不是这方面的专业也没有写过论文,所以不太清楚),作者对于这些“新课题”并没有任何涉猎。

Continue reading “钱存训《中国纸和印刷文化史》”